当前位置:圣科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历史信陵君魏无忌用兵如神,千里迂回打破虎狼秦军!
信陵君魏无忌用兵如神,千里迂回打破虎狼秦军!
2022-09-23

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信陵君魏无忌的故事,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。

公元前248年,秦国相国吕不韦派他的爱将蒙骜,领大军攻打赵国。

蒙骜军攻克几年前乐乘收复的晋阳,以及太原郡范围内的榆次(今山西太原东南)、新城(今山西朔县南)、狼孟(今山西太原北)等三十七座城池。

不仅如此,秦军王龁部也攻占赵国的上党郡,整个南太行山通道大部分为秦国占据。

蒙骜在两年之内,攻占赵国三十七座城池,魏国两座城池,韩国两座城池,一共四十一座城。

如果按照蒙骜这个节奏,十年后三晋就都得灭亡。在秦军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前,赵悼襄王决心奋起反击。赵国廉颇和乐乘都不在了,军中无大将,赵王想起了信陵君。

信陵君魏无忌,自十多年前窃符救赵后,一直在赵国不敢归魏。当年赵孝成王挽着信陵君的手臂,一同跨进赵国王宫大殿,还封五座城邑给信陵君做食邑。

如今十多年过去,赵悼襄王启用信陵君魏无忌,以上将军印授信陵君,使将军庞煖为副,起赵军十万抗秦。

邯郸之战十年后,信陵君第二次领兵,他令门客到各诸侯国,搬取援军。

魏安釐王派人持魏国相印,再配一车黄金彩币,往赵国迎信陵君为将。魏安釐王为信陵君准备的军队,也是十万人,信陵君在漳水河畔接收魏军,赵魏两军合并,二十万雄师,足以抗衡蒙骜军。

图-信陵君合纵破秦1

信陵君统兵不久,好消息接踵而至,燕、韩、楚三国,都钦佩信陵之用兵如神,闻其为将,悉遣大将引兵至魏,听其节制。

几年前赵国廉颇和乐乘轮番大败燕军,攻克燕国大片领土,逼迫燕国签订城下之盟,所以燕国才会跟随赵国参与这次合纵。

燕、韩、楚三国派来的军队,都由首屈一指的大将统领,燕国为将渠,韩国为公孙婴,楚国为景阳。

五国大军共四十余万,联营百余里,旌旗蔽日,军威鼎盛,驻扎在赵魏边境。

秦国方面,吕不韦对蒙骜非常信任,当然也是受这几年蒙骜战绩的感染。他调动秦国一切力量,增援蒙骜,蒙骜军也达到三十余万。

蒙骜大军出函谷关,沿着黄河东进,一路战船和步骑并进,也是风起云涌,浩浩荡荡。

后面函谷关以内,宿将王龁在华山屯兵十万,负责给前方大军督运粮草,随时还可增兵蒙骜。

蒙骜此前几年的战绩,几乎是见谁灭谁,这次他也没有把合纵军放在眼里,一直沿着黄河东进,到达韩魏交界的地方,与合纵军遭遇,双方修筑营垒对峙。

率先打破僵局的是信陵君,他令卫庆统领魏师,景阳统领楚师,近二十万人,筑为连垒,虚插信陵君旗号,坚壁不战,以拒蒙骜军。

信陵君本人,统领赵、韩、燕三国二十余万大军,沿着太行山南麓向西疾行。这支大军只带三天干粮,没有任何多余的辎重,至于他们要干什么,当时没人知道。

很快蒙骜就知道合纵军的行动,大致是兵分两路,一路留守坚壁不战,另一路沿着南太行山往西,疑似去往黄河之北攻打野王等重镇,不过那里城高池阔,暂时不用顾及。

图-信陵君合纵破秦2

现在蒙骜遇到了难题,秦军的粮草辎重是通过渭水经黄河来运输的,也就是说,秦军主力不适合远离黄河,因此不可能去追击信陵君部。而眼前的这些合纵军又坚壁不战,蒙骜很快就体会到进退维谷的滋味。

这场战争刚一开始,蒙骜就被信陵君牵着鼻子走。

信陵君统领的三国大军,过野王、武遂不攻,通过太行山最短的一条通道“2轵关陉”到达河东郡。

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信陵君的大军并不攻打河东郡的安邑,而是再往西一直到达黄河东岸,接着沿着黄河南下,到达渭水与黄河汇流的地方。再伐木为舟,控制这个重要的地段,截断秦军的粮草供应。

之所以绕行这么远来截断秦军粮草,主要原因是防止蒙骜军来救援,同时绕过函谷关,兵不血刃就截断秦军粮草供应。

信陵君的真正目的,终于浮出水面,可惜对手蒙骜,也是直到此时才明白信陵君的战略部署。

合纵军在这一带,很快就截获部分秦军粮草,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。

秦军负责督运粮草的宿将王龁,此时正驻扎在阴晋城中,总揽后勤粮草辎重的运送。

王龁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,迅速做出反应,令全军停止从水道运送粮草,而且各方面坚壁不出,等待蒙骜军回援。

不过王龁最担心的一件事,还是被信陵君狠狠地抓住。阴晋城不远处的华山脚下,有一处秦国的粮仓,平时用来供应函谷关守军之军粮,这里是秦国几个大粮仓之一。

华山的粮仓共有十几个粮库,由于前方战事已经开始,这里不仅给函谷关供粮,而是蒙骜军主要供粮点之一。

这段时间,秦军从各地密集地调拨粮草过来,各处的粮草已将华山十多个粮库塞得满满当当,就连给有爵位将官准备的风干牛肉、腌菜等军食,也早已备好,堆满各处通风干燥的库房。

每个粮库看起来像一座小城堡,粮库四周的防护栅栏、壕沟、吊桥防备设施齐全,粮库之上按一定规则修建望楼、箭楼,每二十步便有一个岗哨,最绝的是每隔一百步,都摆着一个装满清水的巨大水瓮,以备火灾意外时灭火应急之用。

秦军的华山粮仓,由于在函谷关之内,几乎从来没有遭受过正面威胁,但是秦人对华山粮仓的防护还是非常到位的。不仅粮仓本身的防御做的不错,附近阴晋城,平日也会驻扎数万秦军,他们的任务之一就是保护华山粮仓。

王龁认为信陵君可能并不清楚华山粮仓对于秦军的重要性,因此可能不会袭击华山粮仓。信陵君很快就指挥合纵军,撕碎王龁的那一点侥幸心理。

事实上信陵君统领合纵军千里迢迢,就是冲着华山粮仓来的。按照信陵君的命令,前往华山截粮的是赵国将军庞煖,而其他人马,则在阴晋到华山的必经之路上埋伏。

庞煖是赵国老将,是个比廉颇还要老的宿将,信陵君将最重要的这个任务交给老将军,令人放心。

庞煖统领六万上下的赵军,抵达秦军华山粮仓。整个粮仓的秦国守军大概只有一万多人,而且分散在各个粮库,攻防两方的军力完全不对等。

庞煖抵达华山的第一个夜晚,趁着夜色,将沾满牛油的火箭射向第一个粮库,同时四面攻打粮库。

粮库中一千余秦军,不但要救火,还要抵挡上万赵军的围攻,一盏茶功夫就全军尽墨。

庞煖令人取出部分便于携带的干粮,便下令将整个粮仓烧毁,不一会粮库便燃起熊熊大火,四处汹涌飘散着浓烟。

黑夜之中的阴晋城头,王龁望着华山粮仓方向,冲天的火势已经映红半边天,心中焦急万分。

次日清晨,一夜未眠的王龁接到斥候来报,合纵军只烧毁一座粮库,剩下的十来个粮库仍然掌握在秦军手中。

这个消息对秦人来说,绝对是大利好。王龁立即派人前往千里之外的蒙骜大营,请蒙骜发兵回援,好与自己东西夹攻合纵军。

王龁这个想法,是最为稳妥的做法,但是蒙骜若回援,也存在一些现实的难题。

我们的初中物理课本,有这么一道经典题目:如果船速是40公里/小时,水流速度是30公里/小时,那么顺流航行和逆流航行的速度分别是多少?

答案:顺流航行速度是70公里/小时,逆流航行速度是10公里/小时。

这道经典题目,告诉我们,蒙骜如果走水路,逆流回援的速度,是顺流进兵速度的七分之一!或许蒙骜坐船东进,只花了两三天时间,可是若坐船回援,那肯定是在十天之后了。

图-信陵君合纵破秦

按照这个来推敲,蒙骜若真的义无反顾回援,只有走陆路,这样最快四、五天就能抵达华山。

可是蒙骜有太多没有搞懂的状况,他不清楚合纵军的统帅信陵君究竟在哪支军队中,他不知这是否合纵军调虎离山,想从背后袭击自己。总之,蒙骜并没有下定决心回援华山。

次日夜晚,庞煖故伎重演,再烧毁一个秦军粮库。

大火熊熊,将粮库前后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,站在阴晋城头的王龁,破口大骂:“,贼他娘的...”

第一夜烧一个,第二夜烧一个,按着这个节奏,再有十多天,秦军的华山粮仓,将烧成灰烬。

一向行事稳健的老将王龁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王龁召集人马,八万余人,分四队,驰援华山。

等待八万秦军的,是韩军八万和燕军八万的包围圈,密集如飞蝗一般的箭雨,朝着那些手举火把的秦军士卒们泼洒而去。

在这次包围战中,韩国人表现的可圈可点,与人数少于己方的秦军杀得难解难分。而燕军就差强人意了,人数占优却被一部秦军突围而去,直扑华山粮仓。

在这个时刻,信陵君统领的四万赵军赶到,再一次封锁更多的秦军突围,而刚刚突围而去的数千秦人,自有庞煖的六万赵军来伺候。

这场战争整整杀了一夜,秦军大败,折兵五万有余,王龁在部将拼死护送下逃到阴晋,因晚节不保而心胆俱裂,从此不再领兵作战。

随后信陵君重新合兵,合纵军总计损失也超过五万,其中燕军损失最为严重。

按照信陵君的规划,此战才进行不到一半,合纵军现在要返身去迎战蒙骜的秦军主力。

合纵军依然没有走函谷关,而是沿原路返回,只不过这次越过“2轵关陉”后,不再沿太行山南麓走,而是南下渡过黄河,再折向东。

信陵君的意图很明确,就是要截断秦军黄河交通,将断了粮草的蒙骜军,来个关门打狗。

本来以不变应万变的蒙骜,此时已处于全面被动,若再不行动,等信陵君完成围堵之势,恐怕会造成悲剧性的结果。

蒙骜从大军中选出数万老弱之兵,虚建“大将蒙”的旗帜,继续与魏、楚二军相持。然后尽驱精锐,衔枚疾走,反身来与信陵君决战。

这是一场真正的大决战,信陵君统领三国之兵,面对数量略少与己方的秦军,数量的优势瞬间就不复存在。

四国的军队在黄河南岸厮杀,搅做一团,从天明杀到天黑,若不是夜色不佳,数十万大军还会继续鏖战下去。

战争打到这种份上,也没有什么战略战术可言了,拼的就是一个无所畏惧,一个“勇”字!秦军在这时候体现他们善打遭遇战的优势,合纵军中反而显出弱势。

若说玩大战略,信陵君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好手,即使在这种鏖战的局面中,信陵君仍然可以做到“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”,他令魏将卫庆,楚将景阳袭击秦军的老弱部。

魏楚两军领命,强势攻入秦营老弱营寨,破营而入之后,竟然不顾已经投降的小军士,见秦人就杀,以至秦军老弱人人惜命,个个奔逃。

随后魏楚两军又派出数万人增援信陵君,两下夹攻之下,蒙骜列阵整顿军马,有秩序地组织退兵。

五国合纵军又一路追击,直到秦军余部全部退入函谷关,紧闭关门。合纵军追至函谷关下,在关前扬威耀武一个月,信陵君方才班师。

此战蒙骜损失近十万人马,王龁折损五万余人,粮船尽丧,秦军遭遇一次大惨败。未来的几年,在信陵君去世前,吕不韦根本不敢发动对三晋的攻势。

魏安釐王闻信陵君大破秦军,奏凯而回,不胜之喜,出城三十里迎接。

兄弟别了十年,今日相逢,悲喜交集,乃并驾回朝。论功行赏,拜魏无忌为上相,赐封五城,国中大小政事,皆决于信陵君。另赦朱亥擅杀晋鄙之罪,用为偏将。